香港百姓故事)苦尽甘来的高收入骑师

  赛马,是香港数百万市民喜好的博彩娱乐项目;骑师,是香港苦尽甘来的高收入职业。

  这份职业的另一面是:早起、少食,生活接近“苦行僧”,还要随时提防有生命危险的坠马意外。

  凌晨4点,不少人仍在睡梦中,杨明纶已开始晨操——骑着马匹踱步、慢跑或快速策骑。杨明纶浓眉大眼,轮廓分明,站在重逾千磅的“庞然大物”旁,更显瘦小精干。从考上见习骑师学校那天算起,今年24岁的他已入行8年。

  小时候,杨明纶活泼调皮,性格反叛。“我家开饭店的,爸妈没空管我,我到处跑。”杨父于是想了个办法,儿子读完中三后,将他“放逐”至无锡一间学校。去了仅一年,杨明纶就叫嚷着要回港。重找学校时刚好看到见习骑师学校招募学员。“反正你很矮,去试试吧。”杨母纯属“无心插柳”。

  此前杨明纶从未接触过马,家里人也不看赛马。从零基础到成为职业骑师,要经受住“地狱式”的训练——每天3时半起身,先是晨操;然后一头扎进马房,料理马匹;体能训练堪比专业运动员级别,扎马步、俯卧撑、长跑均不在话下;另外还要学习中、英文和电脑等。骑师学校实行寄宿制管理,学员每周连练6天不休息。

  初出茅庐的见习骑师还不“够格”进入高手云集的香港马场,而要先到海外实习。杨明纶当年就被送去澳大利亚。“在澳洲工作时间长,还要做清洁工作,但想到自己就快成为骑师,也不以为苦。”

  记者对骑师如何保持体重很是好奇,据说骑师越轻,马会跑得越轻快。身高158厘米的杨明纶,体重基本稳定在110磅。他说,每天只吃早餐,通常是稀饭或麦片,中午和晚上会吃一点蔬果,“有油的就不吃了,可以吃坚果代替。”

  翻开香港报纸的马经版,不时会看到骑师坠马的新闻。一马失蹄,骑师坠马,轻则受伤,重则丧命。

  杨明纶去年9月参加试闸时被马抛下,躺在地上动弹不得,受伤的足踝接受了手术,休养两个多月才复出。“学骑马包括学摔,每项运动都有风险。”他描淡写地说。

  经过本地训练、海外实习、回港逐场累积头马,杨明纶于2011年12月成为正式骑师。香港跑马赛事单场投注额数以亿计(港币,下同),在全球属最高之列,吸引世界顶级骑师聚集于此。“身边都是高手,每次比赛都学到新东西,学走位、学骑法。香港什么国籍的骑师都有,这个环境逼你很快成长。”

  都说骑师收入丰厚,却也是“论功行赏”。2011/2012赛季,杨明纶出赛500场,以37场头马名列骑师榜第七位,总奖金达2800多万。按规定,骑师策骑胜出头马可获奖金一成,跑入二至五名可得5%,加上每场参赛费1000元,上个马季杨明纶账面总收入估计有一、两百万。

  “钱对我来说真的不是很重要。”他说,做见习骑师的时候,要和师傅分奖金,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分的。“有钱就投资房地产、供养父母、自己起居饮食、一点点娱乐。”虽然未透露具体收入,但这天,杨明纶开了一辆黑色的意大利跑车,让人窥见一点高薪的痕迹。

  “如果不为钱,做骑师最大的动力是什么?”杨明纶回答说:“因为喜欢骑马,喜欢比赛。”

  对待马,杨明纶会琢磨它们的性格。“和人一样,有的很努力,一上场就尽全力;有的比较懒,要用鞭子打一下;有的很有个性。”

  杨明纶多次为一匹叫“乘奔御风”的马执鞭上阵,头几次总跑最末,到直路就不想跑。后来有一次,误打误撞这匹马被排在最外栏不利位置,自己“望空”跑,“吃”很大风阻,结果赢了。“原来它不喜欢被困在马群里,在外围反而能放开去跑。”

  “人马角力很没意思,要给马匹机会去赢。”在沙田马场一个马房,杨明纶随手拽住一匹马,拍拍头,对方就凑上前来,亲昵地以脸贴脸,“我爱亲马鼻子,别人觉得很脏,哈哈。”

  如果16岁那年没入骑师学校,杨明纶会不会只是个平凡的年轻人?当记者问,“你觉得自己为什么适合做骑师?”他很快答:“因为我矮呀!”自嘲式的幽默,让人不禁一笑。不过,他随即认真地说:“每天最开心的时光都在马背上。”(完)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

[日志信息]

该日志于 2019-03-13 06:31 由 admin 发表在 未知 网站下,你除了可以发表评论外,还可以转载 “香港百姓故事)苦尽甘来的高收入骑师” 日志到你的网站或博客,但是请保留源地址及作者信息,谢谢!!    (尊重他人劳动,你我共同努力)
   
验证(必填):   点击我更换验证码

威尼斯人娱乐城 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  

返回顶部
iv>